走访了沪上5家艺术培训机构
分类:艺术 热度:

  当素质教育站上风口,一些艺术类教育培训机构以此为名,并借着考级的“加持”,吸引家长掏钱。暑假艺考季,从各种机构和工作室“走出来”的孩子走进考级现场,也暴露出了不少问题:有的一直徘徊在某个级别“过不了关”,有的连基本的音阶也弹不对。

  学生不过关的背后,是艺术培训背后的师资乱象。记者连日跑了5家艺术培训机构,个个号称老师有资质证书,但是现场却没有一家能拿出证书来。

  辛辛苦苦练习几个月,原本打算在暑假里考级得到好成绩,却因为老师给错报名链接,家长和孩子在考级现场傻了眼。

  作为上海音协暑期考级季的“前站”,管乐考级上周刚结束。但是,竟有考生拿着上海音乐学院的考级教材,来到上海音协考场。

  7月27-29日是上海音协管乐考级。一个妈妈带着女儿来考场,突然发现孩子的考级教材和别的孩子教材不一样。因为是老师发的报名链接,妈妈马上给琴行的老师打电话,才发现是老师搞错了。老师教的是上海音乐学院的考级教材,但却让家长报了上海音协的考级……现场,小姑娘都快哭了。

  按照规定,每个考级机构都有自己的考级教材,如果考生练的是其他机构的曲子,弹得再熟练,也没办法计分。

  上海音协副秘书长乔嘉向记者回忆了上述一幕。他提醒家长,既然决定让孩子考级,还是应该上点心,“练的是哪家机构的考级教材,一定要了解清楚,就算是老师给的报名信息,还是要再仔细核对一番。另外,也要选择专业、负责任的老师。”

  连日来,记者以家长的身份,走访了沪上5家艺术培训机构。不只一家机构的前台工作人员说,他们的老师是专业出身,而当记者提出要看相关资质证书时,却给出了几乎一样的答复:“你去看大众点评吧,那里有我们老师的介绍。”

  打开大众点评的页面,记者只能看到老师教龄、毕业院校等文字介绍。当记者询问文字介绍的可靠性时,有一家机构的工作人员以“口碑好”来回答:“我们没有问老师要过证书,但我们的学员几乎都是之前的家长介绍来的。”

  当记者提出要看老师的证书,工作人员显得不耐烦,拿起了身后的一个奖牌给记者看,说:“证书都在人事部门,我们是没有的。你放心,现在外面的考过十级的,来我们这里陪练,我们都不要的!”

  在一家琴行,记者留意到,教爵士鼓的老师还同时教吉他和钢琴。当记者问前台接待人员,这个老师学的是什么专业,为什么能同时教三种乐器时,得到的答案却很简单:“就是学音乐专业的。为什么教三种?因为都会嘛!要看证书?下次你来上课,直接问老师要。”

  但是,对老师的资质问题,前去咨询的家长往往并不关心。一名到琴行咨询的家长,在看过了琴行的环境,听老师介绍了历年的“考级战况”后,果断为孩子报了名:“反正我也不懂,老师能教,能辅导孩子考级通过就行。”

  教学生考级,却报错了名;号称专业老师上课,却拿不出证书,听起来匪夷所思。艺术类培训市场的师资还有哪些不靠谱的情况?记者专访了数名业内人士,发现培训机构师资堪忧,成为很多人的共识。

  “知乎”上一名网友的经历分享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对方称,他去年去某教育培训机构应聘吉他老师,却在面试时被问是否会打鼓,当回答“会一点”后,招聘人员当即表示,隔壁校区的电鼓老师离职,“你去接替他的班。”

  当他对这个和自己专业不符的安排表示疑惑时,得到的解释却是:“咱们学校的电鼓老师一半以上都是现学现教,没事的,你不用担心”,招聘人员还说,一节吉他课才提成70元,一节电鼓课可以提成150元。

  “转岗”后,他才发现,4个电鼓老师中,3个都不是学电鼓出身。记者尝试联系上了这名发帖者,不过对方拒绝接受采访,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。

  “这种情况实在太多了,还有二胡老师改教大提琴的呢。”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不光是打鼓老师,在其他各个专业,都有这样半路出家的情况。

  王东(化名)是上海一家连锁艺术培训学校的爵士鼓老师,有10年教龄。他向记者表示,打鼓老师的水平确实参差不齐,有的是半路出家,有的只学了几个月,懂了一些皮毛,就去教孩子,纯粹误人子弟。

  王东说,有的机构还会请老年合唱团里专门做伴奏的老师傅,看上去挺资深的,但是完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,就是喜欢打鼓,看着视频练了几首曲子,就去教学生了。

  “有的根本不会弹钢琴,也在教钢琴。这样的老师没有办法给学生示范,只是在旁边干讲,啊,你这里弹得有问题,重来一遍……”一名业内人士表示,培训机构为了吸引生源,偏偏喜欢标榜自己的老师“又资深又专业”,“教过的学生都考过级,但实际上可能是拿不出相关证书。”

  为什么机构都鼓励学生考级?一名业内人士表示说:“因为一旦和考级挂钩,生源就稳定了,考级是逐年考的,也可以拿着这一张张证书牵住家长。考前培训还能逐级收费,可能钢琴一级的辅导费是一次100元,到了十级可以收300元了。”

  而机构之所以能拿考级牵住家长,和目前考级制度带来的“便利性”也有很大关系。“有些考级通过率高,只要考生练了去考,大多都能过。有些考级教材几年不换,老师几年里只要教几首曲子就可以了。再加上小孩子普遍学习能力强,只要考级通过,家长就高兴了,又愿意掏钱了。”

  但是,即便是这样的考级制度,仍然有一些不靠谱的老师频出状况。一名考级考官告诉记者,在考级中,就经常碰到有的孩子连基本乐理都不懂,一问才知道老师都不教。还有的孩子,连音阶是什么都不懂,“乱吹一气”。

  上述业内人士说:“很多机构没有教材,学生学得怎么样,全看老师的水平和心情。有的老师水平有限,只能在低级别的教学上混一混,一到高级别,就教不了了。家长到这个时候才发现问题,赶紧给孩子换老师,但手形、节奏已经完全教坏了,很难纠正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艺术类培训尤其是音乐培训师资乱象丛生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师资供不应求,而大部分家长对艺术并不懂。

  “上海目前至少有几十万人学乐器,但是专业老师却很少。”一名业内人士说,乐器演奏者的培养本身就是“慢工出细活”,科班出身的乐器老师,更是需要十几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。“音乐专业、艺术院团的老师本身就非常少,他们自己要演出,搞科研,时间就更少,而且这类老师招学生往往也要挑选好的苗子。绝大多数的孩子找不到好的专业老师,留给了市场上的大小机构”。

  再者,乐器学习作为一个相对专业的领域,大多数家长并不太懂。很多人往往只看重结果。“家长听到孩子能弹出几首曲子,能一级一级考出证书,就心甘情愿交钱了。不会过多去注意学习过程中孩子的手形、乐理知识、音乐欣赏能力的习得。”

  “加上现在小机构比大机构便宜,大机构的老师比名师便宜,价格差距的区间可能是十倍,比如小机构一节课100元,大机构可能要300元,而专业的老师可能就要800-1000元。小机构的高‘性价比’自然而然也会被家长所看中。”

  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的艺术类培训机构各立山头,师资参差不齐,还与缺乏统一的准入机制和培训机制、市场服务体系不规范有关。

  要落实惩戒权 还必须做好这四方面工作,日前中首次明确提出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,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需要尽快修改相关规定,包括修法,以落实这一惩戒权。也只有家长真正的支持与包容,老师才有胆量与勇气管教孩子,惩戒权才能真正落实,教育与孩子也才能线

  暑期萌娃学戏曲,7月19日晚,上海如意越剧团的老师在矫正孩子们的动作。据了解,每周五的晚上,上海如意越剧团的演员都会在这里教孩子们学习越剧表演的基本功,亲身体验传统戏曲艺术的魅力。据了解,每周五的晚上,上海如意越剧团的演员都会在这里教孩子们学习越剧表演的基本功,亲身体验传统戏曲艺术的魅力。

上一篇:室内消防、暖通安装完成80% 下一篇:798艺术区正在筹划建立自己的美术馆和儿童美术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